空巢老鹅

只不过是我自己的意难平罢了

叫我预言家!doublej快搞起来!

【尺J】最佳损友

cp:Ruler × CoreJJ

每一个字都是杜撰。


==============


俱乐部官宣CoreJJ离队的时候,朴载赫还在直播,马上就要进游戏了,他的鼠标停留在那个网页,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然后又很快关掉。

 

“天气真的很冷哎,吹得眼睛很不舒服。”

 

他并没有直播很久,回到宿舍房间的时候,曹容仁的床铺早就收拾得干干净净,地面上四散着纸箱,他正费力地挪着其中一个。

 

“哥,我帮你啊!”

 

“不用不用……”曹容仁嘴上应着,没有起身给朴载赫任何一个帮忙的机会。

 

朴载赫只好就这样不知所措地垂手站在一边看着曹容仁弯腰把箱子一个个搬到角落。

 

曹容仁拍拍手,转身便对上了朴载赫的眼睛。

 

朴载赫像一只被雨淋湿的狗,用湿漉漉又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自己的辅助。哦,是前辅助了。

 

“哥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离开吗?”

 

“在好好跟你们吃一顿散伙饭之前不会走的。先收拾好,到时候不至于手忙脚乱的。”

 

是了,曹容仁一直都是一个习惯把事情处理地井井有条的人,生活上从来都是他来照顾朴载赫,朴载赫少给他添乱就谢天谢地了。

 

“哥,我是让你失望了吗……我这么没用,什么都做不好,不会做家务,连游戏都打成这个鬼样子……”

 

“为什么要这么说?”

 

朴载赫眼眶发红,嘴里冒出一连串质问:“我知道我这次世界赛打得稀烂,可是哥我们都在一起打了三年了啊,为什么不留下来,为什么要走?努力一把,为什么不能相信还有好成绩啊?”

 

“载赫啊,我想说点唬你的谎话,但是我们都不能骗彼此是吗?”真正的曹容仁也不是什么时候都像外人看起来的那么温柔,他说话的时候嘴角的弧度一直都是微微上翘,眼神却是理智又淡漠,“真的有些累了……马上都要26岁了,还能打几年呢,我想重新开始,感觉好像也不是很难接受?”

 

“可是哥说过我们要一直打下去啊。”

 

“你还很年轻,老年人是没办法陪你到最后的,载赫。”曹容仁笑了笑,“早些晚些离开有什么区别呢,就当,提前预演道别?”

 

朴载赫吸了吸鼻子,他明白曹容仁骨子是个固执而有主见的人,冷静起来比谁都要薄情,任何人都无法阻挠他的意志,既然已经决定要离开,就不会再对过去有任何留恋。

 

朴载赫难过起来像个猝不及防的小孩子,但内心深处,对于曹容仁的离开,其实他比谁都不意外。

 

那是容仁哥啊,他的容仁哥。

 

“放心,我会记得那些好日子的。”曹容仁说。

 

朴载赫上去抱住他,指骨都泛了白:“哥,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对吗?”

 

“什么啊,我又不是要退役。”

 

“到时候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朴载赫长得人高马大,抱起来却软乎乎的,像只大狗熊玩偶,曹容仁忍不住把手往他头上招呼了一把,“先管好你自己啦,随便暴毙可没人保你。”

 

“快些长大吧,载赫。”

 

“好好加油啊,你这么厉害,值得一个更好的未来。”

 

 

 

END.

谁比谁薄情,永远不会知道了。

……明人不说暗话,我真滴很想搞矿安……

说是出坑,其实只是可能以后不会天天刷关于你们的东西了,真的要把所有东西都删得干干净净,我哪里舍得啊。

16年开始关注你们,连微博都是今年才开始刷,没有做过应援,没有去韩国看过比赛,离得最近的一次没有买到票,队服也没买成,其实根本不算一个合格的粉丝吧。

某种意义上说,你们是我的人生队,因为我的经历太像你们,看着昨天的你们,仿佛在看一个月前的我,不知道是同病相怜还是感同身受。

青春的一场梦罢了,只不过是我自己的意难平。

星期一是新工作新学习的开始,没什么值得熬夜哭,毕竟眼霜多贵啊。

从16年到18年,喜欢的第一个队伍是你们,最后一个也还是你们,真好啊,再见啦

我又能做什么呢

我对狗圆真的很有执念了……

越是白月光滴cp就越是写不出来,
是的我说的就是鸽了半年的ro王和四个月的尺j车(。)

夏天结束了啊……秋天是不是要来了